姒仙

就這樣。

[翔叶]如果孙翔是叶修的…

*第二篇文
*糊里糊涂想到的脑洞
*尽量不OOC
*三个小短篇

*

一、如果孙翔是叶修的烟灰缸(微周叶)

*

孙翔是一个形狀诡异的烟灰缸。

而周泽楷是根躺在叶修烟盒的烟。

屏幕上弹出"荣耀"兩个字。

叶修退出遊戏画面,抽出帐号卡,抬眼看向墙上的时钟,伸了个懒腰,起身离开座位,离开禁烟区。

在一片缭绕的烟雾中找了个位置坐下,掏出口袋里的烟,叼在嘴裡,重新登入进荣耀。

烟.周泽楷的头与叶修的唇瓣触碰的那一剎那,烟灰缸.孙翔激动到差点把自己摔到地上。

!!!!!!

怎么可以!!!

我为什么是烟灰缸!!???

随着叶修用手指夾住烟(等于抚摸周泽楷的腰)的动作,孙翔又忍不住了。

居…居然摸他的腰!!

我身材有比他差吗!!

摸我的呀!!

孙翔躺在叶修视线范围以外的桌面,任凭他怎么折腾,叶修仍自顾自的叼着烟,与荣耀女神约会,只留孙翔暴跳如雷,吼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怨念。

周泽楷則春风满面,脸颊及耳朵通红一片,昭示他心里的满足。

前辈…嘿嘿…

-

当烟在烟灰缸中被碾熄的瞬间,孙翔望向周泽楷,哼!还不是被放一边了!

不许说我羡慕!!!!!!!!!!

我沒有!!!!!!

二、如果孙翔是叶修的帐号卡

*

"…"帐号卡孙翔被插进读卡器了,在视线完全沒入机器中的那一剎那,他只想爆粗口。

听着叶修跟黃少天一來一往的闲聊,孙翔按捺上升的怒气,尝试在狹小的机器里挣扎。

想当然尔,它只有灵魂属于孙翔,实际上仍是帐号卡呀!因此,孙翔只能孤单的听着叶修跟別人卿卿我我(?)的声音。

"欸欸欸,老叶,听说前几天孙翔來找你呀,告诉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,魏老大说他是通紅着脸走的,你兩啥情况,快说快说快说!"

…!!

我找葉叶修的事…?

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不能说! 绝对別说!! 太丟人了!!!

叶修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…就…啊啊啊!

"欸,又听老魏胡說。"叶修打起太极,和稀泥的将话题敷衍过去。

总不能告诉黃少天,那天孙翔來兴欣找叶修就是为了告白,但是临时忘了词,支支吾吾了半天,最后不知道哪來的勇气,直接在叶修的脸颊留下一个吻就跑了吧。

多丟人吶,惹得孙翔害臊的好几日沒有出現。

"你不要又打哈哈,每次都这么敷衍我,本剑聖难道关心你,你就不能稍微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吗,欸,老叶,你有沒有在听我说话!"

"……"叶修說,"小心待会兒脑子缺氧。"

这才让黃少天安静了一会兒。

而孙翔,孙翔一想到那天自己做的蠢事,都不知道该开心自己亲到叶修,还是应该烦恼叶修会不会生气。

反正,船到桥头自然直呀。

三、如果孙翔是叶修的衣服

*

今天的孙翔,变成了叶修的衣服,伴随叶修走动的幅度,一下一下在他身上磨蹭。

太刺激了…孙翔同學的心脏有受不了。

白嫩的腰肢就在面前,这到底算是福利还是惩罚? 想碰是碰到了,但是还想留下痕迹怎么办?

孙翔止不住躁动的心情,这样与叶修亲密接触的机会对他本人而言,简直是做梦。

那种羞羞的梦。

反正,反正我只是不得已的! 孙翔如是想。

但…但是!如果可以多几天,我也不介意。

于是,被老天眷顾的孙翔,一连五天都成了叶修的衣服,紧紧的贴在叶修身上,痛並快乐着。

可喜可贺。

(完)

[伞修]不那么遗憾

*新入坑
*此苏沐秋一点也不温柔似水

*"…阿修。"苏沐秋的声音不甚清楚地传入半梦半醒间的叶修耳里。

"唔…"叶修拢了拢被子,翻过身子给声音的源头留下绵长的呼吸声。

靠 !

床边的苏沐秋扯住叶修的被子,猛然抽出,剧烈的动作惊得叶修连忙爬起,愣愣的坐在床上,望向得意洋洋的苏沐秋。

"起來了吧!"将被子重新扔回床上,"快点儿,让我看看千机伞怎么样了。"

"我都看见了啊,散人玩得很好嘛小子。"他一如既往的模样,冲击叶修的大脑,连带着动作都迟缓了几步。

"……"

"…苏沐秋?"叶修有点儿不确定,眼前这个人,是那个定格在十八岁的少年。

"嗯,是我。"苏沐秋倒是大方的承认了,许是想起些什么,挠了挠脸颊,他问:"过得如何?"

叶修笑了笑,言语间一派轻松,"还行吧,至少荣耀是一直比你强。"只是扶在床上的手有些颤抖。

"靠靠靠!"苏沐秋翻了个白眼,拉起叶修,"來來來,我们打一盘,少年你注意点啊。"

"我现在比你大呢……。"叶修应着。

"是是。"苏沐秋敷衍道,他迫不及待的想见识叶修和君莫笑以及千机伞,这个机会,等的太不容易了。

"快上竞技场。"

"被虐可別唠叨啊。"叶修顺从的将帐号卡插入机器。

突然好像回到了那年,兩个年轻气盛的少年,各自操作着自己的角色,並肩作战,甚至互喷垃圾话的时光。

回到那个一叶之秋與秋沐苏的舞台。

"……"当许久未见的华丽操作再度映在叶修眼里,他能做的,只有全力以赴。

屏幕里角色激烈地互相纏鬥缠斗,一來一往间尽是凌厉。

一时兩人之间只剩手指敲击键盘的哒哒声响。

苏沐秋看着千机伞,微微地笑了,从头再來啊……。

余光放到隔壁的青年身上,能够再这样肩並肩,真好。



-

"再见一次…"叶修衔着烟,独自在阳台吞云吐雾,一直想起那次再见,心里那股遗憾,随着飘散的烟,无声消逝。

[完]

嘿嘿,新入坑求轻喷。

文很短,这是心血来潮的小小短篇,
只是希望叶修心里那块属于沐秋的部分,
或多或少地能有些安慰。